当前位置: 首页 > 案件警示内容
信念崩溃 人生崩盘

【信息时间: 2018-01-26   阅读次数: 678 】 【我要打印】【关闭】

如果不是东窗事发,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政协原副主席毛绍烈可以说是“安全着陆”了。32岁当上副处级领导干部,40岁任钟山县县长、县委书记,45岁已成为分管城建、国土、交通等重点领域“重权在握”的副市长,50岁时调任贺州市政协副主席,毛绍烈的仕途可谓一帆风顺。

但随着手中权力的逐步增大,他开始忘乎所以,沉迷在权、钱、色的漩涡里不能自拔,最终受到党纪国法严惩,被永远钉在了耻辱柱上。

该案涉及金额1711.6万元,其中受贿金额1052.9万元,毛绍烈成为贺州市2002年12月撤地设市以来因腐败而落马的行政级别最高的官员。

1收受贿赂 一步一步走向深渊

“欲不可纵,渐不可长。”欲望一旦放纵,小错渐渐滋长,人就容易迷失方向,走向深渊。

1996年10月,毛绍烈从梧州地委办公室副主任调到贺县任县委副书记。当时的贺县,城区建设方兴未艾。上任不久,毛绍烈就接手了城区建设征地拆迁工作,他肩上有了责任,手中有了实权,而诱惑也逐渐向他走来。

一天,当地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程某找到毛绍烈。程某承建了贺县1.5公里长的北环路,工程投资4000多万元。由于征地拆迁量多、征地难度大,工程进度很慢。新官上任,毛绍烈对找上门的程某很热情,表示一定尽力帮助。临走时,程某拿出一个装有2万元钱的牛皮纸信封,以“一点茶水费”的名义放到了毛绍烈的办公桌上。就在毛绍烈想着如何处理这个信封的时候,程某已经匆匆走出了办公室。

第一次收到意外之财,毛绍烈既窃喜又担心,犹豫来犹豫去,他还是把那2万元放进了自己的办公桌抽屉里。不久后的中秋节,程某又将一个装有1万元钱的信封放到毛绍烈桌上。这一次,毛绍烈没有犹豫,心领神会地说了一声“谢谢”。

此后逢年过节,程某都会给毛绍烈送钱。靠手中的权力可以轻易获得“财富”,这让毛绍烈的欲望迅速膨胀。从此,毛绍烈的贪婪之手越伸越长,涉及人员越来越多,受贿数额越来越大。自1996年收受第一笔贿款至2012年案发,他平均每年收受贿赂100余万元。其间,毛绍烈历任县委副书记、县长、县委书记、副市长,看起来是一帆风顺,而他的人生却是在一步步走向崩盘……

2权钱交易 陷入泥淖不能自拔

官员手中一旦掌握了地皮、项目、指标审批权,就成了不法商人和私营企业主银弹进攻的对象,就有了权钱交易的风险。这时候一旦失去自律自控,官员便很容易陷进泥潭之中不能自拔。毛绍烈和农民企业家陈某的关系,正是权钱交易的典型案例。

这个农民企业家相信“有钱能使鬼推磨”的歪理,作为感情投资,从2006年至2011年,逢年过节都会给毛绍烈送钱,5年间共送了25万元,而毛绍烈也觉得他是一个值得交往的老乡。

2005年11月,陈某在中国—东盟博览会上得知广西一品陶瓷厂土地公开拍卖的信息。这家占地75亩的陶瓷厂恰在贺州地界上。于是,陈某于2006年初在贺州市成立了一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,并以该房地产公司的名义参与竞选并中标。

为了让土地早日过户到自己名下,2009年的一天,陈某准备了两盒茶叶,把其中一盒的茶叶抽出来,放入8万元人民币,然后打电话给当时分管城建、土地的贺州市政府副市长毛绍烈,说请他去“兜兜风”。当晚,陈某接上毛绍烈,一边开车一边和毛绍烈讲,他在这块土地上已投入了2000多万元,时间拖了很久,一直没办成土地过户手续,请求毛绍烈尽快给予批复。毛绍烈听后不做声。最后,陈某把那两盒茶叶递给毛绍烈。

过了半个月,陶瓷厂75亩土地的过户手续还是没有批下来。陈某故伎重演,再次约毛绍烈“兜风”,又留下一盒真茶叶和一盒放有8万元现金的茶叶盒。两三天后,他拿到了批文。

此后,陈某深谙毛绍烈的心思,在获取项目前都要跟毛绍烈去“兜风”。而装满现金的容器,也由装着8万元的茶叶盒变成了装满15万元的水果箱,最后又变成了存有100万元的银行卡。贪欲让毛绍烈在违纪违法的泥潭中越陷越深。

3手段隐蔽 心怀侥幸放纵贪欲

贪官装“穷”,无非是想掩盖自己的罪行,其实也从一个侧面暴露出他们内心的恐惧。然而他们再精明,也欺骗不了组织和群众雪亮的眼睛。

毛绍烈也装穷。他不抽烟不喝酒,平时穿的衣服大都是旧的。调查中,他的情妇交代,毛绍烈把别人送的名牌西装全部藏在衣柜里,平时只穿一些陈旧便宜的外套。

毛绍烈从任钟山县县长起就预谋作案,并善于伪装、反调查意识极强,采用各种手段敛财和藏匿赃款赃物。如用三张假身份证开立账户存钱、购房、入股;用非直系亲属名字购置房产;采取假按揭贷款方式收受外地商品房等。

2010年11月,钟山县委原书记谭玉和受贿案发后,毛绍烈在惊恐之中做着应对调查的准备。其中一项准备就是转移赃款赃物,藏匿非法所得:将所有房地产证件按是否可以公开分类放置;所有存款凭据按硬质(银行卡) 和软质(存折、定期存款单)分类隐藏;悉数转移存放在家里的现金。他还自我警戒,以后存受贿得来的钱时一律用亲戚的名义。

2011年3月,毛绍烈把放在衣柜里的139万元拿出来,交给一个在外地工作的亲戚保管。毛绍烈还买了一个保险柜,放在亲戚家中的一间房里,他自己拿着钥匙。毛绍烈还转移30万元到情妇家里。

2011年春节,毛绍烈趁着家人酣睡未起,拿着陈某送给他的那张100万元的银行卡,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在客厅电视柜的背面写上那张银行卡的密码,左右两边各三个数字。天大亮后,毛绍烈溜回老家,趁无人在厨房时,爬上灶头,用塑料纸包好那张100万元银行卡,连同那些分好类的银行卡、存折、存单一起放在厨房上横梁的墙洞里。

毛绍烈以为这样就万无一失了。殊不知,聪明反被聪明误。他在“我走上违纪违法道路的深刻剖析”中写道:“我盲目自信和侥幸的心理主导着我拿自己的身家性命赌一把,虽然胜算不大。由于上述原因,我还是一次次给自己找理由。然而,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任何犯罪行为终将受到法律的严厉惩处。”

4玩物丧志 奢侈腐化侵蚀头脑

2011年9月,贺州市班子换届。毛副市长变成了毛副主席——贺州市政协副主席。失去了副市长权力的毛绍烈,开始寻求洗钱和权钱交易以外的另一种创收门路与机会。

黄龙玉,最初人称黄蜡石。早在2001年,毛绍烈在钟山县当县长时,班子里就有人玩黄龙玉,他也颇为中意。毛绍烈心想:“玩石头既是一种爱好,又可将现金转变为石头,不易被发现,发现了也说不清楚石头价钱,岂不是两全其美?”就这样,怀着投资黄龙玉既能洗钱,又能赚钱的黄粱美梦,2002年到2008年,毛绍烈每年从潮州商人那里进的黄龙玉都在400斤左右,按时价每斤600元计,毛绍烈每年用于黄龙玉的开支达30万元左右。7年间,毛绍烈买黄龙玉共花费200多万元。

2012年元旦,贺州市“品石缘”举办了云南黄龙玉展销会。这对毛绍烈来说,真是天赐良机。展位上,毛绍烈拿起一块黄龙玉摩挲把玩。展位上的经销商李某立即心领神会,当即表示把这块黄龙玉送给毛绍烈。

2012年春节期间,为了要到两块好玉,毛绍烈带了39万元到梧州,还把自己放在亲戚家里的98万元一起付给李某。不久,两块黄龙玉雕件运到贺州。毛绍烈如获至宝,放在书房里。

如此这般,2012年春节前后,毛绍烈从云南省龙陵县、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等地16次购买黄龙玉,共花费319.6万元。其中一次购买了两块黄龙玉雕件,就花了138万元。加上前些年采购黄龙玉所花的200万元,毛绍烈用于购置玉石的开支高达500多万元。

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2014年5月6日,毛绍烈因涉嫌受贿和滥用职权在贵港市中级法院被一审公开审理。等待他的,将是法律公正的审判。(本报记者 阮潇潇)